中大乐透倍投中奖故事 镇界灵柩棺转移寰宇通道,与娲皇至尊合力将永恒文明的四位混元大罗至尊短暂阻隔,帝释天和天域来的三位九五至尊挡住十多位永恒九五至尊,河图洛书与其他至尊之器封住余波,保护大千寰宇。

而传灯殿主祭出了道祖鸿钧的一根白发,挡住了另一位混元大罗至尊,五大末世轮盘封锁其余波。

至此,大千寰宇算是勉强挡住了永恒文明,而谁都知道这只是暂时的。

镇界灵柩棺和娲皇至尊终究坚持不住多久,帝释天哪怕再强也无法灭杀十六至尊,传灯殿主根本无力操控道祖头发太长时间......

大千寰宇祭出了一切底蕴,却只能把这片世界的死亡时间延后几个时辰而已。

更重要的事,此刻亿万永夜之塔散发出无尽的冰冷之气,也慢慢降临了寰宇。

“娘,娘,我好冷...”

一颗普通的星辰之上,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姑娘瑟瑟发抖,脸色和嘴唇都苍白无比。

一双枯瘦的手紧紧抱着她,中年女子泪流满面,绝望道:“好孩子,很快就不冷了...很快......”

她也冷得快说不出话来了。

整个大千寰宇温度骤降,百姓连最后发疯的精力都没有了,他们只能瘫在角落,绝望的看着这无尽的黑暗。

宇宙有多少年没有太阳了?多少年没有出现所谓的晴天、雨天了?

这些东西好像是传说中的一般,据说在一万多年前,那时候还能看到明媚的天空。

可惜,对于这一代的生命,是奢望了。

万界无声,唯有绝望的泪水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离惘走在这一片黑暗的虚空之中,全身流淌着佛光,一脸悲悯,留下痛苦的泪水。

光芒更盛,天地间生出一朵朵金莲。

这一天,寰宇的至暗时刻,离惘成就圣雄之姿。

“我们会死,但一定是死在战斗的路上。”

白起仰天长啸,绝世武魂散发出恐怖的威压,他的背后,无数的军队跟着他一起怒吼,那是华夏文明最后的荣光。

“这一家...也冷死了。”

“唉,死吧,这年头见得最多的不就是尸体吗?”

“咱们也快了,有点修为,却终究是顶不住这样的寒冷啊。”

“本以为自己举世无敌,却没想到只是蝼蚁而已。”

阿鼻文明,一个个百姓呢喃着,仅剩下的十多个星球,不到百亿人,也都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
鬼母看着前方古老沧桑的阿鼻昊天塔,眼泪再也止不住流下来。

她颤抖着身体,呢喃道:“你终究还是让我失望了,就如同以前一般。”

“你吸纳了我阿鼻文明这么多族人的灵魂,却永远无法成为至尊之器,我不再信你了,我不会再对你抱有任何希望了。”

“你该死!我也该死!”

她一把擦干泪水,大声道:“我要毁了你!”

一道道黑气自她体内涌出,用尽了一切的力量,全部轰击在阿鼻昊天塔上。

一声惊天巨响传出,阿鼻昊天塔轰然崩碎,残屑飘满星空。

鬼母愣住了,她很清楚,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毁灭阿鼻昊天塔。

她朝前看去,却是什么也找不到,而就在此时,一股无边的威压散发出来。

无尽的灵魂飘荡,汇聚成透明的阿鼻昊天塔,散发出一道道神秘的灰光。

“至尊威压......”

鬼母呢喃着,看着前方崭新的阿鼻昊天塔。

此塔,终于成为了九五至尊之器,天地九彩飘荡,天道之力在喝彩。

鬼母终于痛哭出声,这一刻是五味杂陈,百感交集。

这么多年,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,绝望了,她终于放弃了,但阿鼻昊天塔却终于产生质变了。

这一切,到底值不值得啊?

她用阿鼻昊天塔保护住了这一片微末之地,她要和她的族人一起面对这一切。

在一颗枯寂的星辰上,神秀穿着僧衣,正静静烧着纸。

他目光淡漠,轻声道:“世界迎来末日了,永恒文明杀来了,很多人会来陪你们的,但...也或许有一点点转机。”

他抬起头来,笑了笑,道:“辜雀找我了,他要我用原道凭空创造出一个太阳来,我答应了。”

“其实太阳不需要去找,隔壁就是。”

神秀转头朝天望去,整个天都是红色的,因为大火一直再烧,烧得空间都融化了。

“都说这世界只有血凰才能浴火,却不知道还有一种东西就是为火而生的。”

伴随着他的声音,那烈火之中,一只血红的朱雀飞出,垂天之翼,覆盖了苍穹。

辜雀不再看传灯殿主了,世界正在被冻结,他也也有事想要去做。

去杀人。

杀两个早就该死的人。

他的心情很沮丧,但也把状态调整到了巅峰,白衣白发,混沌之气澎湃而出,垂落亿万霞光。

他一步跨出,便来到了另一片天空,来到了大千文明联军所在之处。

离衍宫主感应到了辜雀的气息,顿时从军营里边冲了出来,皱眉道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难道愿意支援了?”

辜雀摇了摇头,右手一伸,一柄古老的石刀已经握住。石刀黑暗,残破不堪,却散发着锐利的金色光辉。

“我来杀你。”

辜雀淡淡说出,整个人都忽然进入一种特别的状态,混沌之气更加澎湃。

“什么?”

离衍宫主脸色剧变,厉声道:“辜雀你是不是疯了?还是早就投降永恒文明了?在这种关键的时候,你竟然想着决斗。”

辜雀道:“有意义吗?这些军队有意义吗?去死而已。”

“你们赢不了永恒文明,实力差距太大了,这些军人也很冷了吧!”

离衍宫主额头青筋暴起,大吼道:“叛徒,你是个叛徒!在这种时候谁会跟你决斗,你有本事去找那群永恒文明的人。”

辜雀摇头道:“你之前让帝释乾来劝我放下这些,记得我怎么说的吗?我说只要你和天行僧人一起,散虚影于诸天,当着万界百姓的面道歉,然后自杀,我就出手。”

“现在,我依旧是那句话,只要你和天行僧人给万界百姓道歉,自裁谢罪,我就拯救这片寰宇。”

离衍宫主身影猛然一震,立时惊道:“你有办法?”

辜雀道:“你们死了,我才会有办法。”

离衍宫主冷冷道:“如果我们不死呢?”

“你们会的。”

辜雀道:“因为我已经来了,我亲手送你们走。”

声音落下,天地之间混沌爆射,恐怖的力量盖压寰宇,一股股大道将离衍宫主包裹起来,令他发出一声惊吼:

“你!你已经摸到九五至尊的门槛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