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高成思索着走出厕所。

????可惜时间已经过了一年,有些线索恐怕是找不到了,只凭一张照片很难完整判断,或许还要找警视厅问问这个案子的资料。

????又要麻烦目暮警官了……

????“那城户侦探您慢慢调查,”奥平角藏背着手看高成认真思索,转向女佣道,“菊代太太,再给我泡杯咖啡吧。”

????“好的,老爷……”

????“还有,濑川,把夫人叫到书房,我想让她帮忙一起整理书房,那些书看着乱糟糟的。”

????奥平角藏强势地吩咐女佣跟管家。

????“如果你们有空的话也去帮下忙,我还有点事想说说。”

????“是,老爷。”

????管家躬了躬身子,跟着奥平角藏一起离开客厅,到走道却忽然遭到奥平角藏低声喝骂。

????“说多少次了!进我房间的时候一定要先敲门!你是不是又没和客人说?”

????“真、真对不起……”

????高成默默看着老爷子揪住管家耳朵离开的身影。

????刚才他也了解过奥平家的人。

????一年前案发当天,老爷子、夫人奥平咏子、管家濑川旗郎、女佣田端菊代都在客厅,只有少爷奥平锻吾不在。

????事实上,奥平咏子不是奥平锻吾亲生母亲,是老爷子后来娶的妻子,和奥平锻吾关系绝对称不上好。

????所以对于儿子的死,老爷子不仅怀疑管家跟女佣,还特别怀疑自己的妻子。

????毕竟要是老爷子还有儿子都遇害的话,奥平家的财产就都会落到这个女人手上,这种类似的案子也不少见。